地域文化

袜子简史
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4-16
  • 浏览次数:5639



(老屋张忠;2020.4.15安庆康熙河得烟楼)

      天天都穿,人人需要,一不晓得你叫什么,二不知道你来自那里?袜子呀,你叫什么名字?“快鹿”,安庆老牌子,一度成为天下袜子的代名词。袜子袜子,你从哪里来? 

      简史:第一阶段称“上海初创业时期”:1932年初——19567月;第二阶段称“迁徙安庆第一次创业时期”:19568月——1964917日(附注:1963516日,市政府下文,要求袜厂精兵简政,全厂定员不得超过400人);第三阶段称“安庆本土第二次创业时期”:1964918日——196663日;第四阶段称“启用新厂名时期”(由“安庆市公私合营针织厂”改称“安庆市东风袜厂”),时间是196664日——1998630日;第五阶段称“千人下岗、四十人留守的破产时期”:199871日——2004430日。

  1956,共和国国庆七周年之际,在安庆城东门杨家山荒土岗新建的厂房里,诞生了安徽省第一条机电线袜流水生产线。196名职工齐聚在1766平方米的车间里,欢呼雀跃。值此大喜之日,安庆织袜人为他们刚刚生产出来的产品,取名“大喜”。消息很快传到市里、传到合肥,听到“大喜”投产,省委书记曾希圣来了,副省长张恺帆来了,工业厅长倪则耕以及安庆市委书记方振华、市公交部副部长周斌等省市领导前来祝贺。也许有人会说,这么个小小袜子,居然惊动了省市诸多显赫人物,真没想到。要知道,六十多年前,新中国刚刚从旧社会的贫困线上挣脱出来,吃穿乃生存之本,一双双袜子关乎国计民生,何况安庆电机化批量产的“大喜牌”线袜是安徽省头一遭,它填补了安徽袜业行当的一项空白,具有安徽轻工业历史进程中的里程碑意义。由此可见,共和国的省市领导,对安庆袜业寄予多么深切地厚望啊! 六十多年前的安庆,同新中国一样,是个激情涌动的岁月,工农业生产建设大军遍布城乡,从农村到城市,从机关干部到街道居民,工、农、商、学、兵各行各业都被动员起来,参加城市工业建设。那时搞建设的机械化、电气化作业极其稀少,各路建设大军发扬“蚂蚁啃骨头”的精神,肩挑人抗,日夜奋战,“人海战术”是最常用的土木工程建设方式,杨家山的第一座厂房(分为织造、染整、丝光三个车间,总面积1766.31平方米),从设计、报批到破土、竣工,才用了70天的时间。而比它更快的是“大喜牌”的诞生——从迁厂安家到生产线自行安装,从白手起家到产品下线,仅用了短短20天的时间(821日到101日)。就是工业交通电气化高速发展的今天,它也快得不免让人咋舌,你不觉得这种速度是“前无古人”么? 时隔六十四年(1956——2020),打造本土袜业名牌的辉煌时代悄然逝去,昔日的杨家山荒岗如今已变成繁华的人民中路,雄踞安徽袜业的一代枭雄——“大喜”的创造者们,退休的退休,作古的作古,让人不能忘怀的是它那品牌的延续、发展,那就是其后覆盖中国、横跨半球的部优、省优系列产品——安庆东风袜厂“快鹿”名袜。这一头“快鹿”曾经是安庆市的十大纺织企业中的第三号支柱工业,也是那个时代的利税大户,它的辉煌,来自安庆及华东地区三代人、先后计万名娴熟的织袜女工纤纤十指,它还来自兄弟省市——上海1148家私营袜业公会的无私支援,而支援的核心是“上海裕康针织厂”(19231956)、“上海森泰针织厂”(19451956)、“上海公泰昶丝光厂”(19451956)。 早在1932年,上海小南门福善堂的小业主郁愉忻,创建了一家名为“勤记裕康针织厂”。十一年后,一场大火迫使该厂迁往肇周路,改厂名为“裕康针织厂”。时有职工200余人,月产“大喜”、“警犬”袜子12096打,除在台湾设分销处外,产品还销往南洋一带。 1945年,有个叫孟浩章的人,在上海冰浪路创办“锦伟针织厂”,1946年迁往石门路,拥有四层楼的厂房一栋,月产“快乐”、“猴羊”牌袜子10500打。 紧随其后的是唐福寿,他于1946年在上海黄陂路创办一家“公泰染纱厂”,工人多属苏北、浙江的农民,主要从事线袜类和棉织品的漂染作业。同年,原永盛丝光厂的赵毓山、张大珣加上唐福寿本人,各出大米100担(每担合78公斤),合股经营漂染业,是厂更名“公泰昶丝光厂”。 新中国成立后的1954年到1955年间,上述三厂在社会主义改造中,与上海袜业同业公会同组的19家企业,先后联合申请公私合营。其时,上海共有1148家私营袜厂拟待重新组合,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公私合营运动中,上海市委出台了“裁、并、改、核”规划纲要,一个“统一整合社会资源,产业结构大调整”的新时代来临,时不我待,“裕康”、“森泰”、“公泰昶”三家袜厂下定决心准备内迁。 195634日,通过安徽省工业厅长倪则耕的牵线搭桥,安庆市委派遣干部魏臣、梁永豪等前往上海。37日,魏、梁二人以上海纺织工业局专业处工作人员的名义,先后进驻“裕康”、“森泰”、“公泰昶”三厂,边查访登记边摸清情况,同时进行人事档案查看、技术设备登记,办理清产核资、拟定迁移户籍名册等各项手续,为三家企业准备迁往安徽安庆,做好前期准备工作。 195667日,安庆市政府委派第二批干部汪成芝(市工业局副局长,领队)、昂开渠、李华、段超、许衍家一行四人抵达上海。613日,上海16家拟内迁企业的代表和安徽省、安庆市工业代表聚会丽都剧场,上海市领导当场宣布“裕康”、“森泰”、“公泰昶”内迁安庆,安徽省代表致欢迎辞。73日,先遣代表魏臣返回安庆,将双方代表共同起草的新厂设计方案、设备安装草图和生产设计任务书上报市工业局、市人民政府和省工业厅,同时委托安庆市建筑公司,边设计边备料边施工……这就是前文提到的“70天建成新厂房”的概略过程。随后几日,以朱骥英、陈嘉琪、刘桂芳、任梅英为代表的上海三家企业员工来安庆参观。1956820日,上海内迁职工乘“江新号”轮船抵达安庆。全体内迁职工和家属暂住钱牌楼、吕八街的三家旅社里,随船携带的120台机器设备(其中袜机91台、罗纹机18台、缝头机31台)则临时寄放在颗粒肥料厂(即后来的肉联厂)仓库里,他们一日三餐免费在龙门口食堂就餐,行政办公地点暂借宣家花园13号(安庆市地方国营针织厂内)。抵宜的内迁职工158人(“裕康”60人、“森泰”61人、“公泰昶”24人、义和勇染坊8人、惠中水汀袜厂2人、上海其他单位3人),在内迁的158人当中,有沪籍党员干部4人、工会主席3人、私营资方代表人员有郁愉忻、赵毓山、张大珣、蒋悦新、唐福寿、倪仕桢、陈冠福、孟殿剑(孟浩章家族代表)等8人。 自1956101日试投产后,厂名正式定为“安庆市公私合营针织厂”,在册员工196人。1958年初,厂内成立“针织技校”,招收大批城乡青年,同年8月,位于县门口64号“鸣凤里”的卫星针织厂(针织生产合作社性质)427人并入,当年合营针织厂职工人数达2246人,全年生产纯棉纱线袜1044万双;1960825日,位于宣家花园的安庆市地方国营针织厂(由安庆市军烈属、失业人员组成的社会福利生产性质)223人也一起并入;同年,抽调46名机械技术工人,划并新成立的安庆纺织机械厂(即后来的工具厂)。通过1958年的大招工和几次合并,1960年全厂人数创历史新高:2850人。1961年开始实行精简,精简人员一直持续到19639月,该年末全厂人员仅存595人,两千多员工忧伤地离开工厂,公私合营针织厂元气大伤。1964年,我国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过去,合营针织厂开始恢复元气,1964918日,针织袜厂全面复工,原先离去的部分老工人回来了,安庆市劳动局和人事局,先后从玻璃厂、火柴厂、车辆厂、农药厂、皮革厂、粮食局等各单位抽调工人、干部支援袜厂,全厂人员由去年的595人猛增到1057人,袜子产量也提高到804万双。可以说,这是袜厂的第二次创业。 从公私合营时期到国营时期(东风袜厂)主要产品有:全棉线袜(各式棉纱袜、纱线拉毛袜)、弹力丝袜(俗称“尼龙”)、锦纶丝袜(俗称“卡巴龙”、“卡丝”)、交织毛巾袜(棉尼、丙棉等)、毛巾、涤纶布、提花帽、围巾、开司米护腿、乔其纱面料、童装等。计18大类98个品种,各式花型花色袜类多达476个货号(不包括五、六十年代生产的亿万双纯棉袜类)。其中17个货号(品种)分获中华人民共和国部优、安徽省优产品称号,年产各式袜子基本稳定在1200万双上下。  历史以来,安庆市东风袜厂及其前身使用和备用的商标至少有12种以上,笔者统计的已知商标有:快鹿、大喜、警犬、旭光、喜鹊、振风塔、墨龙、梅花、青鸟、快乐、猴羊、银装。这些品牌当中知名度最高的就是“快鹿”,在过去时的那些个年代里(六十、七十、八十),在中国大部分地区(中部、南部、东部、北部),用“家喻户晓”来形容它亦不为过。一个品牌的名望,除了生产规模、产值产量、利税利润、商标价值估算、经济统计等自然科学因素外,它还同时具有社会科学、人文文化诸多方面的综合因素—— 首先,“快鹿”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制造、本土创新的产品,它一出现,就具有填补空白、上档次上规模、有潜力可挖、可持续发展的饱含科学技术含量的民用生活产品。 其次,“快鹿”是民生工程中能惠及千家万户的亲民产品,它能解决天下百姓最基本的生存需要,具有贴身体己、亲和肌肤的环保实用大众化功能,它经年累月“制造”的民心亲和力是其他产品所望尘莫及的。 再有,“快鹿”是地方文化载体,它为宣传安庆、提高安庆历史文化名城知名度,立下汗马功劳,谁接触了“快鹿”谁就接触了安庆,谁认识了“快鹿”谁就认识了安庆,当年的“快鹿”就是“安庆”的代名词。  “快鹿”为稳定社会、解决就业,净化了一方水土的心灵。曾几何时(五十年代)在为职工创造天堂般福利(吃、穿、住、行、医疗全免费)的同时,也为全社会创造了诸多福祉。 “快鹿”是领头雁,曾经带动一方乐土。它以主产品带动副产品,产生了积极的链锁效应。除了厂内厂外主副业外,还在三年自然灾害最困难时期,抽出人力支援农业、钢铁业和其它各业,使得单纯的个体消费行为转化成群体感恩行动。因而“快鹿”不需要刻意专门去发布广告,口碑流传是一部无字的颂书,历史证明,它记载着亿万消费者对安庆产品的最爱。 “快鹿”是桥梁、是媒介,它无数次沟通顾客与生产者之间的心灵。每一双袜子的背后都有安庆女儿的深情注目,那些穿在脚上的袜子,花色品种繁多,倾注了数千青年女子的心血和爱美的追求,它通过人的第六感官传达给消费者,使得我们的消费心态发出一种爱美、热爱生活的心理诉求,随之而来的是对“快鹿”的购买欲。“安庆出美女”、“安庆女儿真靓”的传闻不胫而走,五湖四海的客商把大把大把的钞票汇入具有“快鹿”标志的银行账户,为的不仅仅是袜子,更为一睹“鹿女”的奕奕风采。这就是古代成语上说的“爱屋及乌”的道理。 笔者不由发声感叹:那一双双袜子就是那千丝万缕的高尚情怀,在“东风”挡车女工们一遍又一遍的抚摸下,在她们慈母般的辛勤劳作中,结成的果实就是“快鹿”,女工们由此赢得海内外消费群体对她们劳动的尊重,也同时赢得大众百姓对“快鹿”品牌的忠实信赖。